司機搬家,身為南京建鄴區安監局局長的劉某,給司機送了一臺冰箱和一臺洗衣機,費用通過公款報銷了。老婆和女兒在超市購物,包括買菜買鞋子等,他都統統拿到單位用公款報銷。昨天上午,劉某涉嫌貪污在南京中院受審。劉某當庭認罪悔罪,並稱自己在一線工作了很多年,因工作壓力太大,作息不規律,患上了多種職業病,希望法院能從輕處罰,給他一個悔過的機會。
  (4月10日《現代快報》)
  以身體有職業病為由請求輕判,此情此景已不是第一次出現了。就在前幾日,南京市另一位官員被控受賄庭審時,也在最後陳述時稱,“我自知功不能抵過,認罪服法,但我身患頸椎病、呼吸綜合症、脂肪肝等10多種疾病,希望法庭能夠從輕處罰。”
  法網恢恢,天理昭彰,未曾見過“有病”能成為輕判的理由,法律條文上也未曾有過如此記載。相信這些落馬官員也不是法盲,之所以會提出這些看似滑稽的理由,顯然是害怕在牢獄中度過餘生。於是乎,打出“悲情牌”,以“職業病”為由頭,看似陳述事實,實則是在暗示:自己這麼多年工作“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有疲勞”,希望法官能在量刑時給予悲憫,幻想著“將功抵過”。
  貪官打出“悲情牌”,並不奇怪。實際上,如此“悲情意識”,正是不少腐敗官員心靈深處的寫照。整天公款吃喝,不反思揮霍納稅人錢財卻“抱怨”吃壞了自己的身體;樂與老闆勾肩搭背稱兄道弟,不反思清正廉潔卻“抱怨”清水衙門虧待自己;暗中權錢交易,不反思忠於職守卻“抱怨”不小心中了圈套陷阱……正因為心中充滿了這種“悲情”,才有了腐敗墮落的滑行軌跡。
  縱觀這些腐敗官員的犯罪軌跡,無論是利用職務之便收受逾百萬元賄賂的“大貪”行為,還是連家裡買菜買鞋都拿去單位報銷的“蠅營狗苟”舉動,將手中權力作為尋租牟利的利器,將黨紀國法置於腦後,將信仰宗旨遺忘殆盡,則是這些落馬官員真正致命的“職業病”。
  而只記得肌體上的病痛,甚至還以此為理由堂而皇之提出“從輕處罰”的希望,恰恰暴露出這些落馬官員對自身的“病”,並沒有真正弄清楚。其悔罪,只不過是在為自己“不小心翻船”而暗自神傷。
  由此不難看出,腐敗官員的“職業病”雖各有不同,但“心病”卻是相同的。因為曾經兢兢業業,曾經有過功勞成績,甚至還落下了身體上的種種疾病,就想著能得到補償或者回報,就想著利用手中權力謀一己私利,這種私心貪欲膨脹之後的“心病”,才是這些官員真正的“病竈”。前不久,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發佈的一份“藍皮書”顯示,根據中紀委公開的2013年查處案件情況,被查處公職人員中,51歲至60歲年齡段人數最多,腐敗案件“59歲現象”依然顯著。
  心病不除百病生。黨員領導幹部,必須重視“心病”的防治,不能讓“心病”成為最終致命的“職業病”。而要防治“心病”,則必須以對公權力的敬畏構築“免疫系統”,從而百毒不侵。黨員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只能是為公為民。因此,在行使權力的時候,須牢記規則、制度“高壓線”,自覺主動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任何時候都不搞特權、不以權謀私。毋庸置疑,只有對公權力足夠的敬畏,才能有足夠的自製力,不去碰及尋租牟利的“紅線”。
  黨員領導幹部要防治“心病”,還得守住黨紀國法的“底線”,讓其成為呵護心靈的“防塵網”,以修身養德,來滋潤心靈。千萬不要既想當官又想發財,還要利用手中權力謀取私利。習近平總書記在作風建設“三嚴三實”要求中,將“嚴以修身”放在第一條,就是希望黨員幹部要加強黨性修養,堅定理想信念,提升道德境界,追求高尚情操,自覺遠離低級趣味,自覺抵制歪風邪氣。黨員領導幹部唯有如此,才能精神上不缺“鈣”,心靈上不缺“血”,從而健健康康、平平安安走完職業生涯,給人生的最後篇章畫上出彩的感嘆號。
  耿 聯
     (原標題:“有病求輕判”,到底是何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k34jkgjcz 的頭像
jk34jkgjcz

澳洲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jk34jkgjc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