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上午11時,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故意殺人罪判處何深國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同時判處被告人何深國賠償各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經濟損失合計人民幣28萬餘元。
  2013年7月23日早上,33歲的何深國用報紙裹好山刀,騎上摩托衝出村落。數小時後,在20餘公裡外的東興市計生局,血案發生,何深國揮刀行凶,致2死4傷。
  這位廣西省東興市大橋村的村民,用最極端的方式施暴。事後,官方公佈,何患有精神疾病。然而在凶案的背後,隱藏的卻是計生政策的執行與當地“鄉情”之間的複雜矛盾。這並非東興特有的煩惱。在中國許多鄉鎮,計生員工正在從事一份“危險”的職業。他們面對誤解、咒罵、毆打甚至刀鋒。如何解決基層計生執行困境,已成為一個公共難題。
  與妻子吻別
  經審判長同意,法院允許被告人何深國和家屬見面。何深國的父母、妻子、妹妹獲許進入羈押室。看到自己的親人,何深國沒有想象中的哭泣和擁抱,始終非常的冷靜,聽完父親的講話後,他津津有味地吃著家屬為他準備的可口飯菜。
  妻子靜靜地看著他吃飯,並不時和他說話。吃完後,妻子握著何深國的手突然哭了起來,她站起來親了他的額頭,並親吻何深國的臉頰。
  回顧
  3分鐘之內砍倒6人最終導致2死4傷
  利刃下的職員
  7月23日早上8點40分左右,東興市計生局內,多數工作人員剛到辦公室,一場血案便開始了。
  計生委工作人員王寶回憶,當時,何深國走進三樓辦公室,3分鐘之內便砍倒6個人。
  王寶回憶稱,凶手每一刀都砍向同事的頸部,同事紛紛用手去擋,有的手斷了;有的受了重傷;反應慢一些則當場死亡,“最慘的要數一個領導了,差一點點,脖子就全斷了。”
  40歲的黃厚漢就這樣倒在血泊中。他是東興市計生協會副會長,有媒體報道稱,他死前還為局長擋了一刀。血案中的另一位死者為計生系統女性工作人員,剛過30歲,家中剛蓋了新房。
  在那個血腥的上午,何深國的暴行仍未停止。
  傷者梁律師在計生局二樓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當時,他正準備回事務所取材料,剛走到一樓樓梯口,就看到何深國匆匆跑下來。
  梁律師還沒反應過來,刀鋒便劈了過來。他本能地用手去擋,手臂當即被砍斷。梁律師掉頭就跑。高速跑動中,何深國又朝他腰部砍了一刀。幸好,何深國並未緊追。
  行凶之後,何深國並無離開意向,他提著刀,在計生大樓和院子里四處游走,繼續尋找屠殺的對象。
  這引發了整個計生局的恐慌。有些計生工作人員向外逃離,有的則緊鎖房門,不敢出來。
  最後,何深國守在大院門口。王寶分析,他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阻止計生人員逃離,同時阻止救護車進入現場搶救傷者。
  接到報警後,東興市公安、邊防等出動了100多人。警察和武警手持長叉和棍棒,把何深國圍在計生局門口,最終將其制伏。官方信息顯示, 血案中2人當場死亡,4人重傷。
  辦戶口遭拒引發血案
  大橋村村口有家煙店。血案當日的清晨,何深國扔下了最後一句話:“拿包好煙給我,我再也不回來了。”
  何深國家是村內一座簡陋的水泥房。何深國的老父老母住一間,何深國和妻子住一間,何的四個孩子擠一間。
  警方通報指出,何有精神病史,於2010年6月領取殘疾人證(三級精神殘疾)。多位村民證實,何深國小時候有精神病癥狀,砸過東西,但沒傷過人。何性格內向,平時很少說話,相對於村裡愛打牌的年輕人,他算得上勤勞。
  除卻精神疾病,他唯一的壓力便是超生。
  何深國的鄰居感嘆說:“何家太能生了,一年生一個。”
  這為他日後行凶埋下伏筆,當地官方通報稱,血案前日,何深國到東興市計生局要求辦理其第4個孩子的入戶手續,因其尚未依法繳納社會撫養費,計生部門工作人員提出要他在依法繳納社會撫養費後再來辦理。
  熟悉何深國的村民則稱,此前為了給女兒上戶口,何深國與計生幹部產生矛盾,故而報複。
  沉重的計生壓力
  這是沉重計生壓力下發生的一個極端案例。在當地,計劃生育堪稱村委會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大橋村村政府的操場上,最顯眼的是陽光計生政務公開招牌,上面顯示:村計生領導小組組長為村支書劉漢中,副主任為村主任楊維祥。招牌上還公佈了有獎舉報電話、社會撫養費征收標準。
  然而當地村民稱,在村裡,計劃生育政策不受歡迎,村民普遍重男輕女。“只有有男孩,家才撐得起來。不然誰都欺負你。”一個老年人說。此外,有村民認為,養孩子防老,多幾個更好。
  在距大橋村不遠的馬路鎮人口和計劃生育工作辦公室,一個工作人員對記者訴苦:計生工作非常辛苦,經常需要帶著附近醫院的醫生和護士下鄉,早出晚歸。
  在辦公室牆上可以看到,不到10個工作人員每人負責一個村莊。牆上還掛著用夾子夾著的一沓統一打印的“東興市××鎮孕12周及以上引產申請表”。
  一位何深國家的熟人表示,經常有計生幹部清晨就去超生戶家敲門,要求其追繳社會撫養費,後者不勝其煩,曾與計生幹部發生衝突。
  在理念和現實的衝突之下,計生工作人員開始行走於危險的鋼絲之上。他們的行為很難被理解。在血案發生後,村民在接受採訪時往往對何深國報以同情,甚至有村民高喊“殺得好”。
  計生局一位傷者的家人亦表示,配偶平素很少談及工作。其他死傷者的家人對於計生工作中的困難,甚至都已沒有訴苦的心情,只是簡述“太累,沒心情”,不願意再提及。
  據搜狐網(王寶為化名)
  (原標題:砍殺計生幹部 廣西男子一審獲死刑 當地對計生工作不理解 有村民在其殺人後喊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k34jkgjcz 的頭像
jk34jkgjcz

澳洲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jk34jkgjc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